【IPO价值观】逃不出亏损的宿命,“三进宫”的第四范式能否叩开港交所的大门

来源:爱集微 #IPO价值观# #第四范式# #上市#
2.8w

集微网消息,前些年,国内掀起阵阵AI风潮,AI更是被市场誉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由此引发不少满怀壮志的归国精英加入AI创业的大军,各路资本也争相砸钱。然而,数年过去,国内AI企业似乎陷入了一个无法盈利的怪圈,无论是AI四小龙还是其他的老牌玩家如寒武纪等,均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泥沼。

甩出响亮slogan“AI For Everyone”的第四范式自然也难逃亏损的宿命,不过,即便是找不到良好的盈利模式,第四范式仍旧选择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或许是商汤珠玉在前,第四范式也将上市的地点选择在了港股,并非A股。

然而,这并不是第四范式第一次冲关之旅,早在去年8月,第四范式便向港交所交表,可惜未竟全功,今年3月该公司再次发起冲击,仍以失败告终。一个月前,第四范式再度叩响港交所大门,只是不知能否叩开。

亏损持续加大,盈利遥遥无期

提起AI,或许大多数人脑海中第一瞬间闪现的是以商汤为首的有着“AI四小龙”之称的四家企业,第四范式可能是个陌生的名字,不过,在机器学习的圈子里,第四范式因为豪华的创始团队和同时拥有三大国有行作为投资人而声名鹊起。

根据招股书,第四范式将自己定位于人工智能平台和技术服务提供商,是基于自动机器学习技术,覆盖从算力、操作系统、自动化生产平台到业务系统的AI产品矩阵,产品主要应用于能源与电力、金融和电信等领域。

灼识咨询报告显示,以2021年营收排名,第四范式在中国以平台为中心的决策类人工智能市场(人工智能市场中的一个细分领域)占据最大市场份额。

看上去和其他的AI公司如出一辙,头顶响亮的光环,深耕成熟且有前景的赛道,专注解决各类疑难杂症,誓要打出一片天地。然而,却迟迟无法自身解决亏损的怪相。

招股书显示,在2019年—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第四范式营收业绩取得了不错增长,分别为4.60亿、9.42亿、20.18亿和10.58亿;但是,营收逐渐增长的同时,其亏损也不断加剧。

报告期内,第四范式净亏损分别为7.18亿、7.50亿、18.02亿和5.84亿,总亏损38.54亿元;经调整净亏损额(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分别为3.22亿、3.90亿、5.59亿和2.04亿,总亏损14.75亿元。

在调整前,第四范式在最近三年半的时间里,亏损将近40亿元,这其中,销售及营销开支、一般及行政开支占据主要部分。报告期内,第四范式的销售及营销开支(不包括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下同)分别占总收入的21.7%、24.1%、17.7%和16.2%;一般及行政开支分别占总收入的19.5%、12.7%、8.6%和13.8%。

也就是说,亏损的一大原因就是打广告,铺天盖地的砸广告,以此提升知名度,再者就是,支付给员工高于行业平均的薪酬待遇。AI企业待遇高,这在前些年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高薪挖人,应届生入职也可拿到超高的薪水并非笑谈。

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是,第四范式砸下重金,却迟迟不能盈利,员工开心,但是股东却并不一定开心,而且,如果企业不能依靠自身的产品盈利,依赖外部融资,并非长久之道。

近8成营收为“镜花水月”

找不到盈利之路已经成为当前AI行业的通病,高额的三费支出成为亏损一大原因。不过,在第四范式的身上,笔者还发现了第四范式存在的其他问题,那就是该公司近年来应收账款暴增,与此同时,第四范式的存货规模也上升到了一个可怕的量级。

招股书显示,在报告期内,第四范式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79亿元、2.63亿元、7.78亿元及8.03亿元,分别占同期收入的39%、28%、39%和76%。

在2019年—2021年,随着第四范式的营收暴增,公司的应收账款波动并不大,但是,在今年上半年,第四范式的应收账款陡然猛增,占上半年营收的比例将近八成。

此外,第四范式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在今年上半年也创下报告期内的新高,高达135天,而在2019年—2021年,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108天、86天、94天。

对此,第四范式解释道,主要是因为公司通常会在年底加强对应收账款的收回工作,因此,今年上半年应收账款相对较高。

但是,笔者从招股书中还发现,该公司的信用减值也在猛增,报告期内,分别为325.1万元、531.0万元、2016.1万元、1868.3万元。在今年上半年已经接近去年全年的水平。

雪上加霜的是,在报告期内,第四范式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分别为-3.95亿、-4.53亿、-7.70亿和-3.56亿,第四范式的现金流持续吃紧,截至今年上半年,该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14.21亿元。

如果第四范式迟迟不能上市拿到融资,那以当前资本对AI热情大幅衰退的情况下,该公司还能撑多久?

在应收账款暴增的同时,第四范式的存货规模也在不断增加。根据招股书,在报告期内,第四范式的存货分别为2100.90万元、2818.6万元、1.84亿元、2.35亿元。可以看出,在2021年,第四范式的存货规模便猛增超6倍,而今年上半年已经远远超过去年全年。

对此,第四范式表示,2021年存货大增是因为合同履约成本增加所致,而且部分解决方案的项目受到疫情的影响而延长。今年上半年则是和业务增长一致的合同金额增加,推动合同履约成本增加。

综上来看,第四范式遇到了和商汤等其他AI公司一样的难题,公司同样未找到破局之路,只能寄希望于登陆资本市场。然而,作为在港股上市探路者的商汤,股价在上市后便跌跌不休,截至10月11日收盘,商汤-W报1.33港元/股,创下上市以来的最低。

可想而知,第四范式即便可以上市成功,其股价未必能优于商汤,而这接盘的却是二级市场受伤的投资者。(校对/李正操)

责编: 邓文标
来源:爱集微 #IPO价值观# #第四范式# #上市#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