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会迎来“豪华三人组”,OpenAI步入“加速主义”新阶段

来源:爱集微 #OpenAI# #董事会#
7.1w

集微网报道 (文/陈兴华OpenAI的激烈闹剧终于尘埃落定。11月29日,OpenAI正式官宣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回归公司重新担任CEO,同时公司成立了新的董事会。此外,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继续担任首席技术官,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继续担任总裁。

OpenAI CEO山姆・阿尔特曼

此前,11月17日,OpenAI董事会突然宣布解雇阿尔特曼,随后引发一系列震动。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20日宣布,阿尔特曼、布罗克曼及其部分前同事将加入微软,领导一个新的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团队,当晚OpenAI超过700名员工签署联名信,要求该公司董事会辞职。21日,OpenAI董事会发文称已原则上达成协议,阿尔特曼将回归公司重新担任CEO。

从事件最终结果来看,OpenAI的前三位核心高管阿尔特曼、穆拉蒂、布罗克曼均恢复了“原职”,同时OpenA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伊尔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也获得“赦免”,他最初参与了董事会罢免但后来倒戈。对此,阿尔特曼在给员工的备忘录中表示,他对苏茨克维抱有“零恶意”。“虽然伊尔亚将不再在董事会任职,但我们希望继续工作关系,并正在讨论他如何继续在OpenAI的工作。”

显而易见,OpenAI内部动荡事件导致的最大变动是董事会重组,即席位从原先的六个降至“豪华三人组”,包括新任董事会主席布莱特·泰勒(Bret Taylor),董事会成员劳伦斯·萨默斯(Larry Summers)和继续留任的亚当·德安吉洛(Adam D'Angelo)。但也有分析称,预计OpenAI董事会将在此基础上扩大规模。

OpenAI新董事会成员,左起:亚当·德安吉洛、劳伦斯·萨默斯、布莱特·泰勒

其中,布莱特·泰勒曾是谷歌地图联合创始人,Facebook首席技术官,Twitter联合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以及Salesforce联席首席执行官等;劳伦斯·萨默斯是一位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曾任克林顿政府时期的财政部长,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还曾担任过哈佛校长和对冲基金DE Shaw & Co管理合伙人等;亚当·德安吉洛则是美版知乎Quora 的联合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的高中同学且曾担任Facebook CTO。

值得注意的是,在OpenAI的新董事会中,微软获得了一个“无投票权观察员”席位,即公司代表可以参加OpenAI的董事会会议并获取机密信息,但在选举或选择董事等事项上没有投票权。这也一定程度意味着微软在OpenAI的后续经营管理中将拥有更大话语权。

回顾OpenAI内部动荡事件本身,关键的矛盾点起源于原董事会成员的核心理念差异。起初,OpenAI的董事会成员除了布罗克曼、阿尔特曼、苏茨克维、德安吉洛,还包括政策机构兰德公司的兼职高级管理科学家塔莎·麦考利(Tasha McCauley),以及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战略总监海伦·托纳(Helen Toner)。其中,布罗克曼和阿尔特曼属于“加速主义”代表,即对AI技术进步和商业化抱有极大热情,准备大干快上缔造下一个科技巨头。

OpenAI原董事会六名成员

相比之下,麦考利和托纳则属于“有效利他主义”代表,而且都与支持有效利他主义事业的非营利开放慈善组织Open Philanthropy关系紧密。她们认为,董事会的使命是确保公司创造“造福全人类”的AI,但首先必须防止它造成破坏,以及谨慎的开发AI技术。

在经过激烈的矛盾冲突后,这两派系目前均未在OpenAI新董事会继续留任,麦考利和托纳则在一片反对声中离开了董事会。表面上,这场轩然大波是一家企业内斗,其实内里折射出的也是硅谷两种发展理念矛盾的日益激化,或是一场人工智能两种不同愿景之间的较量。但最终证明,在事关OpenAI未来的战略方向上,拥有内部强大民意的“加速主义”以绝对优势战胜了“有效利他主义”。

因此,这也不难解释德安吉洛为何得以继续在董事会留任,其中重要原因便在于他的“中立”立场,即对科技增长与安全之间的平衡持硅谷传统的乐观态度,对AI商业化进程并不过分谨慎,也没想要减缓AI的发展速度。据悉,德安吉洛曾被阿尔特曼称作“最聪明的CEO之一”,而且是 OpenAI董事会在召回阿尔特曼谈判中的主要谈判代表。

虽然OpenAI事件告一段落,但业界仍不乏一些侧面担忧。有分析指出,苏茨克维、托纳和麦考利可以代表十年前积极参与思考人工智能的那批人士,他们是学者、硅谷未来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的混合体,对人工智能这项技术既恐惧又敬畏,并担心理论上的未来事件,比如“奇点”(singularity),即人工智能超出我们的控制能力。他们许多人都属于有效利他主义者等,之所以决定从事人工智能工作,是出于将技术的破坏性影响降到最低的愿望。

但自2019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强大的人工智能不再仅是思想实验,已存在于真实的产品中,比如每天被成千百万的人使用的ChatGPT,同时大型科技公司正在竞相打造更强大的系统,数十亿美元被用于在企业内部构建和部署人工智能,以期降低劳动力成本和提高生产率。也许OpenAI发生的事情不可避免,因为一项有可能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技术,不太可能长期被那些想要减缓其发展的人所控制,尤其是在事关巨额投资的情况下。

进一步来看,OpenAI新的董事会成员是意料之中的可以监督这类项目的商业领袖,包括新任董事会主席泰勒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硅谷交易撮合者,去年担任Twitter董事会主席期间,他牵头将Twitter出售给了埃隆·马斯克。而萨默斯作为超级资本主义者同样推崇技术变革,他在去年12月的一次电视采访中将ChatGPT比作堪比印刷机、轮子的发明或者类似火的发现。在他们的指引下,OpenAI或将迎来技术升级和商业化发展的新阶段。

然而,正如OpenAI多达700名员工签署联名信抵制原董事会,业界也不乏对有效利他主义运动的驳斥和否定。其中,风险投资家、OpenAI投资人维诺德·科斯拉认为,“OpenAI的董事会成员对‘有效利他主义’的信奉及错误应用,可能会阻碍世界享受AI的巨大红利。此外,硅谷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首席执行官陈嘉兴称其为一种虚无缥缈的“美德信号哲学”,应予以摒弃,以“解决真正的问题,创造人类的富足”等。

总而言之,经过本次剧烈震荡,有理由相信OpenAI在阿尔特曼领导下进行的领导层转变,新董事会提供的多元化专业知识以及对研究和治理的明确关注,预示着该公司将在围绕如何平衡AI技术进步与安全治理的战略上愈发审慎而行,同时将为人工智能技术进步和产业发展提供新的视角和更完善的解决方案,从而真正推动人工智能造福人类、技术普惠世界。

责编: 张轶群
来源:爱集微 #OpenAI# #董事会#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