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限制对华投资不得人心 巴菲特搭档连说三遍“愚蠢”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投资管制# #人工智能#
4.5w

(文/陈兴华)随着国际形势演变,美国限制对华高科技投资正变得越发紧切,甚至或已箭在弦上。

有媒体报道,预计美国总统拜登将于近期发布一项限制美国对华投资的行政命令,政策范围将涵盖半导体、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三大领域,并适用于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某些技术的转让以及合资企业。

即便这一举措已在反对声中有所“妥协”,但仍不免适得其反、作茧自缚。

一些西方主流媒体和行业人士纷纷表示,限制美国资本入华将是一次非常彻底的“脱钩”,并不能阻碍中国的科技进步,反而将冲击美国金融市场以及动摇美元的全球影响力。而对于一切加剧中美关系紧张的行为,日前,巴菲特搭档——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董事长查理·芒格更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连用三个“愚蠢”来形容。

巴菲特(左)和芒格 图源:视频截图

与此同时,拜登这一拟定的行政令还被质疑把资本、经济方面的专断权过多拱手让给联邦政府,在执行层面定将难以实施,乃至政策的寿命也可能很短。

可以说,在当前世界经济不明朗形势下,美国限制对华部分高科技投资是倒行逆施,并且已不得人心。而与中国加强合作共赢才是大势所趋,以及推动全球复苏发展的希望和主要动能。

倒行逆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国切断对华高科技投资可谓蓄谋已久。自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国家安全立法者和内阁官员一直在寻求制定新规来监督并尽可能阻止美国对中国科技行业的投资。而拜登政府内部就有关限制的讨论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之久。

美国时政新闻指出,拜登审查美国对华投资的行政令原计划于去年敲定。但这一行动被推迟,原因是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官员与财政部就新监管应针对哪些中国行业,以及政府是否有权阻止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商业交易,或仅仅是监督它们而发生冲突。

虽然美方的政策制定者曾考虑将五个重点行业(微芯片、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生物技术和清洁能源)纳入该限制范围,但如今生物技术和清洁能源行业很可能被排除在外。

据悉,拜登政府计划在5月19日于日本召开的G7峰会前后采取行动,并寻求盟友支持。而为了迎合美国政府的策略,据传部分欧洲国家也或对中国实施新的出口和投资管制措施。

但这一拟定措施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并且不会对中国科技行业造成一些实质影响。

目前来看,在国内注册制等金融改革措施下,投资者之后挑选拟投资行业和公司的标准会非常严苛。中信建投证券研究所所长、TMT行业首席分析师武超则表示,如果实施这些限制措施,并不会对中国高科技行业产生大的影响。

“美国对中国人工智能、芯片和量子计算的投资规模并不大,因为美国基金几年来一直在避免投资中国科技公司。”她说。

在某种程度上,美国限制对中国的半导体、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领域投资不仅“损人不利己”,也显示出一种对华鹰派左右政治的风向,甚至释放了较为危险的信号。

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教授Tyler Cowen近日撰文指出,这样的行政命令就像把中国视为“交战国”,将是一次非常彻底的“脱钩”。而美国若采取完全对立的经济立场很可能会使中国的态度变得更强硬,最终结果将是与中国没有任何贸易或接触。

此外,相关技术究竟如何界定,禁令如何执行?能要求投资者对所有关联公司和合资企业进行尽职调查?他们怎样才能确信投资不会直接或间接流入中国?许多投资者更有可能干脆彻底躲开中国,而中国有足够的资金去投资。限制美国资本对阻止中国科技进步并没什么作用。

在发出一连串拷问同时,他还强调,限制对华投资在资本流动和经济活动方面会把专断权过多地拱手让给联邦政府,但这真的是明智之举吗?或许最重要的是,美国金融市场的开放性和资本的自由流动是实现全球影响力关键力量,美国真的想放弃这种优势?

在金融影响方面,正如美国银行驻香港的研究分析师曾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如果对美国投资者实施严格的投资禁令,可能会在宽限期内造成大量股票抛售,因此短期内可能出现大幅波动,但潜在的长期影响还不太清楚。”由此,美国金融市场势必也将难逃波及。

大势所趋:“和中国搞好经贸关系”

尽管拜登政府近几个月来一直强调,他们对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的重大脱钩不感兴趣,如美国财长耶伦日前称,中美脱钩的任何行为都将是“灾难性的”,美国正在寻求与中国建立“建设性”和“公平”的经济关系。然而,美国还是准备“对国家安全产生重大影响的特定敏感技术的外国投资”采取系列行动。

当前,美国政府仍正在进行内部讨论磋商,尚不清楚上述规则何时生效。但这一政策的在落地执行层面势必仍面临诸多挑战。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高级研究员Martin Chorzempa近日撰文《限制美国对华投资的新规定将难以实施》称,除了如何界定对外投资和执行程序等一系列挑战,拜登政府团队对相关工具描述含糊不清,这似乎反映出政府正在艰难地平衡计划中的限制措施与私营部门的担忧。

“美国政府必须最终决定其主要关注点是资本的影响还是专有技术/技术转让的影响。如果是资本,对中国影响不大。例如中国人工智能公司以及其他领域的科技初创企业并不完全依赖美国资本。”他说。

无论如何,拜登的新行政命令预计不会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其影响力仍需假以时日才能显现,并取决于政策执行的情况。而随着美换届大选愈发临近,拜登政府限制对华投资的举措也被质疑在博取政绩和笼络部分对华鹰派。

虽然限制对华投资的政令落地概率已较为明显,但也极可能很快“消亡”。美国企业研究所(AEI)追踪全球中国投资的高级研究员Derek Scissors的话称:“这一政策的寿命可能很短,因为可能有分阶段的时期,拜登在2025年可能不会当选总统。”

对于美国财政部、商务部和企业界等方面反对部分对华鹰派,试图通过制定立法来审查或限制美国在中国的投资,Derek Scissors指出,“科技行业更偏好一项(行政命令),而不是来自国会的一项更持久的新法律。当然,产业界更希望这些都不出现,同时这项行政令实施到2024年可能会让人松一口气。”

不难看出,美国的对华战略已愈发显示出“闭关收缩”和“小院高墙”,但中国在当前全球经济形势下则一直保持着积极开放、融通合作的姿态和政策,并被视作引领世界避免衰退和停滞的主要希望。鉴于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日前公开表示,欢迎美国企业继续扩大对华投资扎根中国,中方愿继续为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各国企业提供更好的营商环境。

在双边关系上,正如查理·芒格近日在其股东大会上所言,“现在中美经济关系之间有一些紧张的局势,但我觉得美国应该做的就是和中国搞好关系。”美国需要与中国做很多的自由贸易,这是双方共同利益,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安全性和创新。总而言之,任何加剧两国关系紧张的行为都是愚蠢、愚蠢、愚蠢!

另外,在持续多年的经济全球化发展背景下,密切的经贸交流和商务往来也使得美国企业界持续看好中国市场。据美国商会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超过90%的受访企业认为中国是他们最重要的投资地,以及四分之三的受访企业2023年将在中国进行再投资。

(校对/张轶群)

责编: 张轶群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投资管制# #人工智能#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