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智驾】造车新势力产能利用率不足10%,扩产的背后竟是“跑马圈地”

来源:爱集微

#产业链#

#芯智驾#

06-21 15:11

芯智驾──集萃产学研企名家观点,全面剖析AI芯片、第三代半导体等在汽车大变形时代的机会与挑战!

集微网消息,根据乘联会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乘用车制造商2020年产能利用率仅有48.45%,其中有超过33家车企乘用车产线产能利用率低于10%。在这种情况下,造车新势力却极力摆脱对传统车企代工的依赖,转而寻求自己建设造车生产线。

事实上,目前正在规划自有生产线的造车新势力,他们的产能也均没有充分利用起来,不少车企现有产能已大大超出了实际的产量,而规划产能更是远超现在的生产需求。如此现象,是造车新势力在长远布局还是另有目的? 

风口下造车新势力疯狂扩产

目前最火的风口,非智能汽车莫属,互联网公司、传统车企、房地产企业、消费品制造商等,无一不对智能汽车产业虎视眈眈,头部企业几乎都以各自的形式下场“造车”,相伴而来的还有频繁曝出来的产能布局。

经统计,如上造车新势力合计规划产能约为800万辆/年(含已建成),但实际上,产出较高的仅有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理想汽车、哪吒汽车、零跑汽车、威马汽车6家企业,今年1-5月合计汽车销量大概率不超过2.8万辆(威马汽车5月销量数据未公示),以此为基数计算,6家头部造车新势力今年前5个月的产能利用率不及10%。

从如上分析可以知道,造车新势力已经成为我国当下扩增乘用车产能的主力军。事实上,我国已连续多年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国,现有汽车产能远超实际产出。

根据网友“痛快舒畅”依据各公司财报及公开资料整理的“2021年中国汽车整车产能排行榜TOP20”显示,吉利汽车产能最大,高达454.21万辆/年,但其2020年实际产能利用率仅为29.07%,2021年1-4月稍有提升,但产能利用率也仅达到31.6%。

其他车企中,2020年产能利用率高于80%的仅长安汽车和东风本田两家车企,其余车企中,有12家车企产能利用率低于50%,其中神龙汽车产能利用率最低,仅为4.41%。据其统计,2020年,我国汽车产能利用率约为73.5%;细分到乘用车领域,2020年国内122家乘用车制造商的实际产能利用率更低,已从2017年的66.55%下跌到2020年的48.45%(乘联会数据:2020年总产能为4153.2万辆/年),另外还有988万辆/年的在建产能有待释放。

此外,年汽车销量越少的车企,其产能利用率越低,特别是年汽车销量低于5万辆的车企,产能利用率低于10%,而这正是造车新势力目前所处的水平线。

“跑马圈地”苗头渐显

从我国传统车厂的实际乘用车产能利用情况看,产能剩余严重,即便到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量达到500万辆,目前产能也足够满足需求。

在市场拥有充足产能的情况,羽翼未丰的造车新势力却集中打造自己的汽车生产制造基地,而且产能规划远超目前各家企业的实际生产需求,如此怪异的现象,已引发行业的广泛关注。

全国能源信息平台引述中汽协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张书林称,早期15家取得造车资质的企业现在基本都处于停产状态,产能浪费严重。张书林认为,早期造车资质与地方政府挂钩导致了这一现象的发生,在许多造车新势力尚未准备好造车时,地方政府就把它们与“造车”利益捆绑,而当造车新势力出现资金链断裂等问题时,造车也就无以为继。

事实上,本文所统计的800万辆/年的造车新势力产能规划,已经是“缩水”后的数据。据不完全统计,在第一批造车新势力风起云涌的2015年-2017年,彼时累计计划投资额高达1万亿元,规划汽车产能高达2000万辆/年,接近于近年来我国乘用车产量。

当然,自建造车工厂是造车新势力降低成本、提升客户服务能力的重要保障,也是能掌握话语权的最好手段。典型代表如特斯拉,自上海超级工厂投产以来,汽车产量大幅提升,单车成本也大幅下降,为了争夺市场,其在今年初就进行了4轮降价策略,产业链和产量可控,已让特斯拉掌握了市场竞争主动权。

近日特斯拉又通过购车送保险、降低贷款利息等方式,Model 3变相降价约7000元。蔚来汽车李斌曾表示,未来随着特斯拉产量加大,还有继续降价的可能。

这更坚定了造车新势力对自建产线的坚持。但随着头部企业的形成,资本将会向头部企业集中,其他企业在没有资本支撑的前提下,未能等到汽车量产就只能选择退出市场。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车和家创始人李想、零跑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江明等业界领军人物对造车新势力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未来只有极少数造车新势力能存活下来,这一数量可能仅有5、6家企业。

为了获得更多发展资金,车企一直在积极寻求融资之道。

其中,通过拿地手段获得资本青睐并成功融资,成为了时下各家造车新势力的“新潮”模式,“这有点类似前些年AI头部企业全国各地圈地的玩法,最后能真正能落地的很少,更多的还是为了融资。”一位不愿具名人士表示。

造车新势力以建汽车生产线的名义进行拿地以及和政府合作,更容易获得资本支持。2019年因让位特斯拉在上海建超级工厂而终止在上海建厂后,蔚来汽车曾宣布获得来自北京国有资本的100亿元投资,根据双方协议要求,蔚来汽车要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新工厂。2020年9月,威马汽车在获得由上海果子投资平台领投的100亿元融资时曾表示:上海要打造新经济之城,而威马汽车扎根在上海,工厂也位于长三角。2020年10月,另一家造车新势力小鹏汽车在宣布将在广州打造智造基地时,同时宣布获得来自广州开发区管委会全资企业广州凯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40亿元融资。

造车新势力在获得官方资金扶持的同时,还要承诺将产业落地当地,“自建产线也是造车新势力获得汽车生产资质的重要条件,但目前除了头部几家企业有希望提升规划产能的利用率外,更多的企业的规划产能有可能中途夭折,即便建成也或将闲置。”上述人士表示。

(校对/Arden)

责编: wenbiao

Andy

作者

微信:ren378087210

邮箱:huangrg@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邀您一起关注汽车电子,关注智驾未来!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