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行业迎SEP许可挑战,行业共探讨、指方向

来源:爱集微 #SEP# #汽车#
2.3w

5月17日,2023中国汽车知识产权年会-标准必要专利SEP圆桌论坛召开。这次圆桌论坛上,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原知识产权庭庭长宋健、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宁立志、小米集团战略合作部总经理徐然、OPPO知识产权诉讼总监黄宇峰、小鹏汽车知识产权部总监赵大武围绕标准必要专利进行了沟通分享,徐然担任主持。

汽车行业SEP许可面临挑战

智能化、网联化已经成为当前汽车产业发展的重要方向,汽车产品上所遵循的技术标准中涉及的专利技术日趋增多,标准必要专利的持有人也将许可对象从智能手机逐步蔓延至智能汽车,我国汽车产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以5G为例,汽车被认为是智能手机之外最依赖5G技术的行业之一,5G为汽车产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其高速率、低时延和高可靠的特性给智能网联、智能交通、自动驾驶等场景带来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在手机行业厂商因5G标准必要专利产生冲突、纠纷之时,汽车行业也不可避免的将面临这样的博弈。一个技术标准最终能否被汽车产业界广泛采纳和应用,能否触发新的产业机遇和发展,合理专利费的问题可能首当其冲。

据业内人士透露,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我国一些主流汽车厂商开始陆续收到来自国内外的标准必要专利(特别是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邀约,但是现阶段我国在相关的引导以及监管机制等方面还尚有不足,需要尽力避免让我国汽车产业在标准必要专利应对中陷入被动的局面。

众所周知,标准必要专利许可需要遵守“FRAND”原则,即公平、合理、无歧视。专利权人应当遵照FRAND原则不应利用其市场支配力量获得过多专利许可费或条件,专利实施者不得违反FRAND原则故意拖延许可谈判或拒绝支付专利许可费。然而,FRAND承诺本身存在不确定性、模糊性,上述情况是理想状态,实际中相关当事人之间常常会发生纠纷。

SEP许可的新阶段

宋健谈到,之前每次发生标准演进也都会存在一些许可方面的争议,如今在车联网领域,许可双方在诉求、底层的商业逻辑等方面缺乏充分交流,互相不够了解。作为研究者,希望这个行业通过积极的谈判来解决问题。

宁立志提出,为了行业的有序发展,维护产业的良性运行,我认为在这一阶段可能要呼吁三件事,即重返规则、回归理性、适度监管。

在重返规则方面,标准必要专利需要遵循FRAND原则,虽然在理解上存在较大分歧,但不论遵循何种学说,对FRAND原则的理解还是要尽可能回归到民法的层面上。如果从民法上来看,FRAND承诺的性质,无论是事实行为说、要约邀请说、要约说、单方法律行为说、先合同义务说还是强制缔约说,都可以作为依据。

在回归理性方面,目前全球范围内关于标准必要专利的问题不够理性,“禁诉令”、“反禁诉令”“反反禁诉令”层出不穷,诸多规则被忽视,整个生态如果想得到进一步发展,需要冷静下来回归理性。

在适度监管方面,意思自治和契约自由是首位,但当出现不正当竞争和限制竞争等破坏市场的行为时,还是需要进行适度监管。

理想的合作共赢局面

FRAND原则的最终目的是希望产业的生态能够向着健康、可持续的方向去发展,这是整个行业希望能够达到的终极目标。在谈到理想的合作共赢时,黄宇峰指出,“有利于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保持市场充分有效的竞争”是我对共赢的理解。至于如何实现共赢,从我过往的经验看,不同公司达到共赢的路径非常多元化,有的企业乐于进行友好的谈判,有的企业则需要采用仲裁、调解、诉讼等方式与之达成结果。我希望大家还是尽可能的在共赢的概念上进行思考。

对于共赢的问题,赵大武认为“把蛋糕做大“才是共赢。万物互联时代,每个行业都得到发展对权利人和实施人双方而言才是好事。汽车作为物联网的第一站,需要考虑行业的新特点,双方要达到一个平衡点。车联网推进后,5G在物联网其他的行业才能更好的顺利推进。

许可的谈判与诉讼

专利许可的谈判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权利人和实施方之间天然的站在两端,双方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让彼此朝对方的方向去走,最终有可能通过谈判、商业化的设计、履行利益的交换、诉讼等各种各样的手段促成交易的达成。

就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谈判,宋健表示,“谈判肯定是要谈判的,有的车企接到了权利人的函件比较懵,不予理睬肯定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在诉讼中可能会被认定不是善意的实施者,因此应当予以积极回应。”

徐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如果权利人发出了许可邀约,不管你是懵还是不懵的状态,一定要予以积极回应,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标准必要专利许可的谈判过程是非常难的,不管许可金额的高低,这里边会涉及到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在许可谈判的过程中,在实施人的头上会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在谈判无果或者谈判失败的状态下,很容易会走向诉讼。”徐然进一步表示。

面对海外标准必要专利纠纷时,宁立志指出,以全球费率裁判为例,全球费率裁判问题的根源还是专利的地域性和经济活动的全球化两者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不可避免。面对这种诉讼,许可方和被许可方要稳住自身遵守规则,利用各项规则应对,影响更多的国家或企业重返规则,相信可以重建更好的秩序。

事实上,近几年来,国内企业在国外的标准必要专利诉讼的确越来越多且愈发频繁,黄宇峰认为,各国法官和业界的前沿学者都在积极研究和解决这些纠纷和问题,最重要的是我们都要积极参与其中,要有耐心和信心。在通信行业,我国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我国企业参与到各国的诉讼中,这无形中是在参与规则、制定规则。如今在汽车行业,业内已经很早便注意到知识产权纠纷方面的问题,相信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之后,会形成自身的“打法”,在立法、司法等环节会形成一套更完整的体系去解决问题。

积极参与规则制定

中国企业在参与规则制定的同时,面对专利纠纷要保持积极的心态,这是一个企业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针对规则的制定,赵大武谈到,目前有的专利池的合同条款选择是有限的,不合理不适用的地方它也没有办法调整。从中国市场的实际情况来看,可能没有能承担国外一些企业能承担的价格的环境,尤其还有涨价的情况。

徐然总结到,今天论坛提到的问题,手机也面临类似的问题,比如产品利润都非常薄。我们有过历史经验,在和一个专利池谈判过程中帮助其改变了规则,考虑到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对发展中国家的费率有折扣。很多问题也都可以进一步通过类似的沟通去探索更好的解决方式。

在此次圆桌论坛期间,来自学界、产业界的与会嘉宾从专利许可、专利诉讼等角度探讨了标准必要专利制度规范和实践应用的关键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为我国汽车行业标准必要专利许可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校对/魏健)

<本新闻稿根据现场发言整理,大会嘉宾发言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其所在公司或单位的立场。>

责编: Lau
来源:爱集微 #SEP# #汽车#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