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半导体“冰释前嫌”?光刻胶供应链是否进入新牌局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日韩# #光刻胶#
3.4w

集微网消息,日本政府3月6日宣布,将就放宽对韩出口管制展开磋商。日本自2019年7月加强出口管理至今已有3年零8个月。近日,日本方面表示解除对韩出口半导体材料限制措施,韩撤回向WTO申诉。

被政治推翻的日韩半导体产业,对两国关系改善充满期待。韩国半导体企业表示:“在全球分工非常重要和必要的时候,我们欢迎两国政府的决定。”

韩国总统尹锡悦

此外,韩国总统尹锡悦近日宣布,韩国将不再要求日本公司赔偿“二战”期间强迫劳动的韩国受害者,以此作为改善两国关系的最重要举措之一。取而代之的是,首尔将创建一个政府基金,直接对受害者支付费用,为半导体产业的冰释做了铺垫。

韩日关系突然冰封:日方强硬,韩方叫苦不堪

2019年7月日本突然对韩国启动出口管制,震动日韩半导体供应链。当时的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强烈反对,称“我们将面对日本的不当管理,走自力更生的道路”。韩国政府和部分人士也对此表示批评,韩国对日货的抵制愈演愈烈。

这次的出口管制,具体来说,就是日本限制了氟化氢、光刻胶和氟化聚酰亚胺三种材料对韩国的出口。次月,韩国也因简化贸易手续而被日本白名单除名。

韩国SK海力士工厂

这三种材料用于生产先进的半导体和显示面板,鉴于韩国严重依赖日本的材料(根据韩国国际贸易协会的数据,早在2019年,日本就占该国进口氟化氢的44%和光刻胶的92%),这一举无疑是牢牢卡住了韩国半导体制造业的脖子。

韩方也迅速响应日本的举动,宣布了一项将这三种材料的产品和技术本地化的计划。文在寅政府主张“摆脱日本”,推动韩国半导体相关材料和制造设备国产化:每年对338个品类的研发费用投入2万亿韩元的补贴。

身处漩涡之中的三星电子表示,“与能够稳定采购高性能材料的日本企业的交易可能会因为政治问题而停滞不前”,危机感有所增加。究其原因,由于半导体的制造工艺复杂,只要停止一种材料的供应,整个工厂就会停工,可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本案中受影响最大的是氟化氢,它是管理强化措施的对象。韩国国际贸易协会的数据显示,2019 年7月,韩国从日本进口的氟化氢大幅下降。日本虽然在数月后发放了出口许可证,但并未恢复,2022年的进口额仅为830万美元,较2018年减少88%。

韩方视角:日本恢复贸易限制如何影响韩国自身材料技术发展

对于韩国和日本计划将贸易限制领域的争端提交给世界贸易组织,这无疑将缓解韩国芯片行业对供应链的担忧,半导体行业的人士特别欢迎这一消息,因为他们认为这消除了潜在风险并减少了不确定性。然而,韩方最大的担忧之处,还是害怕自己国家公司开发出材料、部件和设备的动力会因此降低。

一些公司已经取得了成功,特别是在氟化氢和用于极紫外工艺的光刻胶方面。据韩国贸易部称,2018年从日本进口的用于芯片生产的产品占总量的34.4%,但到2022年这一比例下降到24.9%。

仁荷大学教授Rino Choi说,这三种材料的进口在过去四年中一直持续,韩国公司几乎没有受到限制:“日本的贸易限制并不是彻底的禁令,其影响并不像一些人所说的那么严重。”

与此同时,韩国公司Soulbrain和SK Materials在这四年间在氟化氢开发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截至去年,与2018年相比,从日本进口的氟化氢按收入计算下降了87.6%。

然而,光刻胶的开发在韩国企业中大多以失败告终。但东进半导体确实在去年成功开发出EUV光刻胶,并且正在开发无机光刻胶材料。去年12月份,三星电子将东进光刻胶用于其半导体工艺(层)线之一。一条工艺线只是三星电子整个工艺中非常小的一部分但由于它完全不依赖进口的产品,因此十分被当局看重

拜登访问三星3nm工厂

日本的贸易限制也影响了本国公司。作为三星等科技巨头供应商的大多数日本公司开始在韩国境内建设生产线,以避免受到限制。

住友化学旗下东宇精密化学于2021年斥资100亿日元建设一条EUV光刻胶生产线,并于2022年年中投产。Tokyo Ohka Kogyo也在仁川生产EUV光刻胶。

然而,韩国半导体工业协会执行副总裁安基贤表示,由于日本史无前例的贸易限制教会了他们供应链的重要性,韩国公司可能会继续努力开发自己的材料作为安全网。

日方视角:积极考虑双方未来潜在的合作领域

日本最高商业机构的负责人表示,该组织将考虑与韩国同行开展联合经济和环境项目,并赞扬首尔为改善历史上充满争议的双边关系所做的新努力。

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主席Masakazu Tokura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想积极考虑商界可以为未来做些什么。”

尹锡悦与岸田文雄

Tokura表示,将与韩国工业联合会讨论联合项目的提议,其中环境和能源是潜在的合作领域。

Tokura的评论是在韩国政府周一宣布计划补偿一些在二战期间被迫为日本公司工作的韩国劳工之后发表的。Tokura对这一提议表示欢迎,称其“体现了日韩在地缘政治风险上升的情况下面向未来的合作态度”。

韩国政府将利用私营部门的捐款设立一个补偿基金,日本公司已被敦促自愿捐款。前韩国战时劳工要求赔偿的运动打到了韩国最高法院,该法院支持原告对日本公司的要求。一些原告对政府的解决方案表示反对。Tokura表示希望两国加强商业合作将有助于改变韩国公众对此事的看法。

不过,近年来,经团联和韩国工业联合会加深了彼此的联系,同时敦促各自的首都在政府层面修补关系。Tokura于2022年率领Keidanren代表团访问了韩国,因为这两个业务集团恢复了因疫情而中断的高层接触。

其他日本商界领袖也对尹关于战时劳工补偿的倡议表示欢迎。

日本企业高管协会主席Kengo Sakurada表示:“我们赞赏两国政府达成妥协并寻求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总结

欧亚集团分析师Jeremy Chan表示,理想状态下,首尔-东京休战“将加速深化贸易、投资和文化联系,然而,考虑到这一声明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尹和岸田亲自推动的,和解的全面程度将取决于两国未来的领导人是否分享他们‘面向未来’的世界观,”Chan补充道。但就目前而言,日方正在支持韩方与美方的外交政策。

近日,谈及历史争议时,尹锡悦称,日本已经“通过历届政府,就过去的殖民统治表达了深刻的悔恨和衷心的道歉”,两国关系不应再为历史恩怨对抗。但历史这东西,你想抹掉哪有那么简单?只能说现在双方立场一致,不应该继续搞内斗,仅此而已。

而他接下来表示,日韩间更紧密的联系将有助于全球供应链,并与中国建立更“稳定”的经济关系,这就相当耐人寻味。鉴于他提出的“美日韩三方必须进一步加强安全合作,以遏制朝鲜威胁”来看,只能说是一边陪笑脸,一边捅大刀。

不仅是日韩双方,新上任的菲律宾总统Ferdinand Marcos Jr.也正在转向投奔华盛顿的道路,而不是北京。相比之下,中方正在与俄罗斯进行更密切的合作。说到底,在如今半导体甚至不止是半导体的中美对立局面下,这些也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了。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放在国家立场上是再适合不过的一句话了。(校对/武守哲)

责编: 武守哲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日韩# #光刻胶#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