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落户北海道,Rapidus欲做日本芯片“面壁者”?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Rapidus#
2.8w

2月28日,Rapidus社长小池淳义飞赴北海道,拜访当地官员并发表讲话,正式确认其2纳米先进制程晶圆厂将落户北海道千岁市。

悬念揭晓,顿时引发外界一片惊诧。Rapidus晶圆厂固然没有选址九州和台积电打擂台,但此前外界猜测的热门候选地如中部、东北全数落空,产业界视线之外的北海道反而脱颖而出,的确令人意外。

Rapidus远走北海道,颇有一种重起炉灶“面壁十年图破壁”的气概,但这家堪称日本半导体产业“最后希望”的企业如此特立独行之举,会否也就此埋下“难酬蹈海亦英雄”的隐忧?

与旧产业界“割席”?

Rapidus方面人士对外表态中,将充足的水电供应、便利的海空交通、稳定的地质条件作为选址千岁市的三大理由,但细加辨析,不难发现其中略显牵强之处,如该地虽然有新千岁机场联通国内外主要城市,但受北海道气候影响,冬季常有因暴雪天气临时关闭的情况。

更令人疑惑的是,北海道产业基础也远不如日本内地,该地区招商引资情况在该国国内各都道中也时常“敬陪末座”,Rapidus工厂可能的所在地—千岁市工业园区,目前仅有电装、SUMCO、三美电机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零星布局,也正因如此,此前外界推敲Rapidus可能的建厂地点时,北海道从未进入过候选名单。

(北海道设备类投资增速常年居于日本各大区末尾)

Rapidus的意外选择,在笔者看来可能有三方面更深层的动因。

首先,Rapidus核心团队试图摆脱日本半导体产业旧习气的影响

在近期对Rapidus会长东哲郎的访谈中,这位日本半导体产业“老炮”就曾意有所指地透露,在其寻找大公司投资时,有一些企业泼来冷水,认为2纳米制程未来不会有市场需求,而最终亮相的Rapidus八大股东方中,东芝、日立、富士通、三菱电机、瑞萨等知名微电子企业也耐人寻味地悉数缺席。

值得一提的是,东哲郎据称圈定了一份“百人名单”,据此延揽人才组建Rapidus核心团队,其中多为五十岁以上的日本半导体“黄金时代”技术领军人才,而这些人才过去二十年职业生涯普遍堪称颠沛流离。

特别是2010年日立、三菱电机和NEC半导体事业部合并组建瑞萨后,员工总数从5万被砍到2万,技术人员规模短时间内也被压缩三分之二以上,不少“下岗”专家其后被中韩企业重金礼聘出国,虽然生活无忧,但对传统日本半导体产业界可以说已经彻底灰心。因此,北海道虽然半导体产业基础薄弱,但对Rapidus核心团队来说,却有“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度,也一举摆脱了暮气沉沉的旧产业界氛围牵绊。

其次,落户北海道有望为Rapidus带来巨额补贴

根据Rapidus方面给出的规划,其2纳米先进制程晶圆厂达产前,至少需要投入5万亿日元资金,其中2万亿用于研发,3万亿用于晶圆量产线建设。而目前,Rapidus手中除了一笔700亿日元的开办费,尚无其他现金储备,对Rapidus而言,除了IPO、银行融资和经产省补贴,项目落户地当地政府提供的资金补助和土地、水电资源也必不可少。

与北海道相比,其他几大候选地区如北陆、中部、东北乃至九州虽然产业配套更齐全,但一大劣势就是已经被成熟项目“薅”过一轮甚至两轮补贴,最典型的莫过于台积电在熊本县的连续追加投资,可以说已经“榨干”了都道府县地方政府的配套财力,甚至经产省的中央层面补贴也已经基本被瓜分完毕,这样的情况下Rapidus进驻,不但要不到多少额外好处,反而可能承担被炒高的土地、人工成本。

最后,Rapidus落户,可能也有为北海道知事“站台”之意

Rapidus的诞生,起源于东哲郎、小池淳义等人向自民党大佬甘利明提出的动议,而甘利明身为国会半导体战略推进议员联盟会长,是日本近年来一系列半导体领域重大战略动作背后的核心推手,对于Rapidus项目的一些关键决策,甘利明无疑具有非同寻常的影响力。

(甘利明亲自站台为铃木直道助攻)

有趣的是,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被目为未来日本政坛的一颗新星,在竞选中也曾获甘利明亲自站台支持,以申办2030年冬奥会为标志,其人显然有为北海道引入一些“大项目”的追求,Rapidus项目落户,可被视作自民党大佬为其送上的一份礼物。

靠努力还是赌运气?

Rapidus意外落户北海道,颇有“面壁十年图破壁”的卧薪尝胆气象,不过正如上文所分析的,北海道自身区位条件和产业基础不佳,也为Rapidus项目能否顺利实施带来了一定的隐忧。

凭借东哲郎等核心团队成员在半导体行业的深厚人脉,Rapidus在EUV光刻机等关键设备采购上或许能顺风顺水,但在需求端,Rapidus未来能否找到适合其生存发展的市场生态位,尚有较大不确定性。

如果将Rapidus类比于我国曾经的909工程,同样是引进成套技术意图实现产业跨越式进步,909工程在晶圆厂建设的同时,还几乎同步布局了设计中心等上下游配套产业,而Rapidus的有限资源能否确保试产线、量产线建设及成套工艺研发尚有悬念,更不足以支撑配套产业向北海道转移,很难想象能够出现如台积电熊本项目一般,上下游厂商“赢粮而景从”的盛况。

一张白纸从零开始的Rapidus,未来将如何开辟商业化之路?

从Rapidus会长东哲郎的公开言论看,该公司对客户价值的重视程度超过客户规模,意图“与经过严格挑选的客户进行深度交易,并从中获利”,这样的客户,除了目前已经入股Rapidus的八大日本本土汽车、IT等领域企业,还可能包括谷歌、亚马逊等几大美国科技巨头。

东哲郎透露,他近期已经拜访过谷歌公司,向其介绍了Rapidus在先进制程领域的规划,强调即便其晶圆产能较小,但将通过最大限度地缩短开发、设计和交付的周期来为客户创造价值,谷歌方面据称颇感兴趣,东哲郎认为,在芯片试验流片环节双方可以开展先行合作。

看起来,Rapidus正试图通过从研发环节切入,与为数不多的先进制程芯片客户建立合作纽带,并试图证明其相较台积电、三星,可以帮助客户实现更短的产品上市周期。假如这样的商业模式能够实际落地,自然将产生相当大的说服力,设备材料和设计公司也会有更大的动力向北海道布局。

不过Rapidus的盘算,一定程度上显得有些“一厢情愿”,其立足点似乎是假设台积电等先进制程代工厂负荷满载,没有余裕支持如日本企业小批量“利基”产品流片。然而事实上,随着近期传出苹果砍单M2芯片,台积电、三星3纳米制程产能供需情况可能并不会如此前预期般紧张。至于缩短TTM,也很难想象Rapidus或其美国合作伙伴IBM提供的设计服务支持生态,能够在短期内媲美台积电OIP客户体验。

值得注意的是,Rapidus落户北海道,在极端地缘事件场景下,却反而可能令其获得意想不到的发展空间。

在经济上,北海道可以说是日本各大区中对华经贸往来最少的地区,而如果以台海为中心,北海道也是日本距其最远的区域,因此一旦东亚出现地缘态势骤然激化乃至影响主要物流通道的事件,北海道地区所受的冲击大概率将较为缓和。届时,如果台积电在美二期3纳米产线尚未建成,英特尔20A制程量产也因公司财政状况而延宕,则Rapidus将有可能成为全球唯一可稳定提供2纳米先进制程产品代工服务的企业,将坐享渔翁之利。

由此观之,Rapidus落户北海道,或许也不能排除对冲极端地缘风险的考虑。

结语

东哲郎等老一代日本半导体产业人重新出山推动Rapidus成行,恰折射出日本半导体产业后力不继、日渐凋敝的残酷现实,以至于Rapidus被广泛视为日本半导体产业重新振作的“最后一次机会”。

Rapidus项目最终意外落户北海道,或许是东哲郎等“昭和男儿”的一次决断,而其未来前景,却无法由自身努力所把握,历史的行程,终将给出Rapidus命运的答案。


责编: 武守哲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Rapidus#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