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独家】软银对中国半导体野心暴露 试图重新控制安谋科技

来源:爱集微

#安谋科技#

04-28 13:24

集微网报道(文/张轶群)昨日,彭博社和金融时报相继发文,爆出有关安谋科技的多项猛料,包括软银以及Arm即将达成协议重新控制安谋科技,提名新的联席CEO人选,获得中国政府支持等。

时隔两年,吴雄昂再度陷入罢免风波中,安谋科技也再次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针对上述媒体消息,集微网第一时间联系吴雄昂进行采访,其表示报道中有诸多不实之处,有些情况连他本人也并不知情,目前,安谋科技也正在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核实。

同时,吴雄昂也就近期以来软银推动Arm上市,Arm在安谋科技股权转移等话题进行了逐一回应,矛头直指软银。

“近期,软银和Arm不断通过外媒向安谋科技和我个人泼脏水,但真实的情况是软银为了通过此举来掩盖自身的问题,以及报复我拒绝配合他们做违法行为。我想正告各方:资本不能凌驾于中国法律之上。”吴雄昂愤意难平。

控制权之争:不合法

2018年,安谋科技成立,作为合资公司,作价100亿元估值,中资控股51%,Arm持股49%,其中中方投资人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

安谋科技如今面临的情况和问题,遭受的媒体非议和攻击,实际上是软银联合了部分中方投资人,撕毁了这51%控股以及一致行动人协议,在某些问题的处理上不合理法,于是才有了两年前对其罢免的非法董事会决议,以及安谋科技针对该决议发起的系列诉讼。

针对外媒报道中提及的软银和Arm试图夺回安谋科技的控制权以及和中国政府官员达成协议一事,吴雄昂表示不合逻辑。

“合资公司成立时,投资人付出了合理的对价,明确了中方投资者51%的控股比例,虽然目前对于公司的管理权归属的诉讼还未结束,我们也认为此前的股东会的罢免决议无效,但软银却发布虚假消息,称软银能够和某些官员达成协议,成为受外资控制的公司。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吴雄昂说。

安谋科技成立四年来,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为什么还要再将控制权还给软银?这不符合当时合资公司成立时的初衷,也不符合产业投资逻辑和法律基础。作为中国半导体行业的重要核心技术提供者,克服诸多困难给产业做出贡献之后,安谋科技希望能够得到合法合理的对待。

“我们目前还在针对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进行查证。但如果属实,这完全是违背法律及公司章程的行为。根据规定,包括治理结构等合资公司的重大决策,必须得到控股51%的中方股东一致同意。”吴雄昂说。

提名CEO:不知情

两年前,Arm联合大股东厚朴资本发起对于吴雄昂的罢免时,便采用了联席CEO的方式,这被视为是代表Arm和厚朴双方的一种关系平衡。但董事会决议之后,吴雄昂得到安谋科技管理层联名支持,主张董事会未经法定程序召开,因而没有效力,拒绝执行。

而根据近日的外媒爆料,新提名的CEO仍采用联席方式,候选人为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副院长刘仁辰(liu renchen)以及软银旗下愿景基金管理合伙人陈恂(eric chen)。

据吴雄昂透露,对于提名联席CEO一事他本人毫不知情。

“包括任命这些CEO,所谓的改变公司治理结构都涉及到公司的管理章程,我们无论是作为公司的营运方也好,董事也好,小股东也好,都完全不知情,也是突然看到外媒的消息。”吴雄昂告诉集微网

资料显示,刘仁辰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陈恂一直负责处理软银愿景基金在中国的事务。这样一个“学者+投资人”的组合,更像是架构上的平衡,但对于能够引领安谋中国的成长似乎并无说服力。

而对陈恂的“任命”,更显现了软银要用自己人来控制安谋科技的企图,看起来,这是软银想要把合资公司再度变成一个由软银控股公司的策略,显然这不符合安谋科技的成立初衷,不符合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根本利益,必定会受到质疑。

“也许股权上可以做一些伪装,但实际上是要变成软银控制的公司。这不符合成立合资公司时坚持中方控股的初衷。实际上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安谋科技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和核心竞争力,我们自己可以做得很好。”吴雄昂表示。

Arm审计:不拒绝

在今年2月以660亿美元将Arm出售给英伟达的交易告吹后,软银转而希望推动Arm实现独立上市,但外媒的报道指出,无法审计安谋科技财务成为Arm成功IPO道路上的一个挑战,而Arm进行的股权转移,也是为了规避上市审计中遇到的麻烦。

但对于此,吴雄昂认为这是软银故意编造的谎言。

“如果软银希望Arm尽快上市,审计安谋科技没有问题,我作为公司CEO,提供准确的经营数据是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我们从未说过不愿接受审计,安谋科技每年都会由审计公司进行审计,我们不认为安谋科技的审计会有问题。但事实是,Arm方面并没有发送过任何审计要求相关的文件,这是软银的问题。”吴雄昂表示。

看起来,软银依赖于中国市场,但同时又不想承认安谋科技是实际独立的公司,不愿承认现有的管理团队,因此不愿意审计。

而通过试图主导安谋科技的控制权,软银可以以“配合审计”之名,做出更漂亮的数据,从而推高IPO的估值。

“股东任命我做董事长、CEO是要我带领团队创造价值,不是单方面为迎合某个股东的一时利益。我必须考虑到所有股东的共同利益,这是我的职责。”吴雄昂说。

股权转移:不合规

4月初,外媒消息指出,Arm已经已经将其持有的安谋科技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母公司软银集团作为大股东的特殊目的公司SPV。

吴雄昂表示,软银方面近来一直在媒体宣传上搞信息不对称的“小动作”,公司3月底的确收到了软银转股要求,但并不意味着转股一事已经完成。

据介绍,一是根据公司章程,股权转移必须要签署股东协议,告知董事和其他股东转移的对象,但现在只知道要转给一家SPV,而不知道该公司的具体情况,这不合商业逻辑和规则。二是必须要向所有股东做出一致性的承诺,比如非竞争,即作为股东接收方不可以有竞争业务,但软银似乎并没有也不愿意做出这样的承诺。

此外,自3月底软银提出转股要求后,作为股东,安谋科技提出了上述要求,并要求软银提供相应的法律文件,包括SPV的构成,是否有非竞争条款等,但至今一个月过去,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基于这样不透明的操作,不理清这些问题,在安谋科技看来,股权转移当然没法完成,但这种情况下软银就单方面宣布转股完成不知用意何在。

“也许这是他们要拼命攻击我们的原因,因为我们不愿意配合他们做一些违反法律和章程的事情,像改变公司治理结构,是需要所有股东一致同意的。不能因为软银是一个大财团就可以不尊重中国的法律,为所欲为;更不应该有人去配合他们的这种无视中国法律的行为。我们相信无论是国家还是深圳的营商环境都不会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吴雄昂说。

创业四年:不容易

安谋科技作为合资公司诞生至今已有4年,2年前开始陡生变故,但也伴随一路高歌猛进。

如何评价这创业般的四年?吴雄昂认为,安谋科技最大的贡献是将Arm技术真正落在国内,而且有能力支撑起来,并且通过大力发展自主研发,提升产业链的安全自主,在中国扎根。

而对于其个人在这四年间扮演的角色,吴雄昂认为首先团队十分优秀,自己作为一个行业老兵,利用自己的经验帮助团队在前进方向上进行把握和判断。将原来Arm在中国的业务从当年十几个人的团队一两百万美金的生意做到如今,最大的贡献可能是将自己的经验和产业一起分享,共同打造了一个非常本土化的一个生态系统。

“而生态的好处在于,在新的应用领域,中国的企业会比海外对手更快速的成功。对于安谋科技而言,可能培育生态,培育出成建制的团队是最大的一个价值。半导体行业是非常辛苦的一个行业,看到众多合作伙伴的成功我们非常高兴。”吴雄昂说。

吴雄昂坚信Arm这样开放的生态模式是对的,而且在Arm生态系统中,产业链各方都是紧密合作的关系,他感谢Arm作为巨人,能够让安谋科技作为合资公司可以站在更高的平台之上,但吴雄昂强调核心还是自己的能力,要能够站得住脚。

怀璧其罪:不纠结

吴雄昂坦言,自己看到了全球技术分叉的趋势,推动了合资公司的成立,但或许因安谋科技做得太好而怀璧其罪。

“在成立合资公司的时候,我对所有投资人承诺,从业务指标到专利,到技术团队建设,到自主产品,我们都提前超额完成了五年规划的所有指标。这只是一个开始,我希望我们团队能继续做出更好的产品。”吴雄昂说。

在吴雄昂看来,过往数十年的发展,Arm通过服务美国、日本的系统厂商成为巨头。而在未来,安谋科技只要把能力做好、技术做好,服务做好中国的这些系统厂商,将来可以做的比Arm更好更大,这算是他和安谋科技团队的一个小小野心。

时隔两年,吴雄昂再次深陷罢免风波,并屡屡遭遇外媒的不实报道,在其看来,已经逐渐习以为常。

“我觉得就像疫情,会不断地来,可能一次比一次来得快,但我们终将战胜它。”吴雄昂说。(校对/一求)


责编: 轶群

轶群

作者

微信:zyqjordan23

邮箱:zhangyq@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集微网记者,关注IC产业,深度报道、企业报道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