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人物】胡胜发:从2G时代走来的物联网创业者,坚守行业二十余年

来源:爱集微

#芯人物#

#胡胜发#

#安凯微#

09-24 09:39

【本期人物】胡胜发,广州安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1980年考入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先后取得工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毕业后赴美攻读社会学博士。期间,在美国硅谷Sigma Designs等多家公司担任工程师,硬件、软件、算法等相关工作均有涉猎。2000年,在硅谷成立安凯微电子,从事应用处理器研发。此后十余年,带领安凯微电子经历国内学习机、MP4、功能手机等市场的先后爆发,并成为时代洪流下的佼佼者。如今,他依然活跃在中国“芯”事业的前沿,带领公司致力于为物联网智能硬件提供核心芯片。

图示:胡胜发

世纪之交,随着Fabless(无工厂芯片供应商)模式的兴起和国务院18号文的出台,中国半导体产业首次出现集中爆发之势,第一批中国“芯”企业于焉诞生。这些企业在随后的20余年中,或主动、或被动地随行业律动浮沉,有的顽强生存,有的破茧成蝶,更多的早已消逝在漫长的岁月中。柳传志曾说“20年的中国企业剩下的已经不多了”,这句话放在国内半导体语境下同样适用。从2000年存活至今的本土民营芯片设计公司少之又少,而存活下来的无一例外都是一时之杰。胡胜发便是坚守至今的首批中国“芯”创业者之一。

从点读机、MP4、功能机,到智能机及至物联网终端,20余年间,国内终端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产品亦随科技一次次更新换代。而胡胜发便是这幅跌宕起伏历史画卷的见证者。学习机、点读机市场爆发期,胡胜发带领公司占据了该市场60%市场份额。当国产MP4崛起之时,纽曼、爱国者等均是安凯微电子的客户。功能机向智能机过渡时期,国内第一款指纹加密技术手机所搭载芯片同样是胡胜发团队的成果……从智能机爆发前的应用处理器供应商,到物联网时代智能硬件核心芯片供应商,胡胜发始终活跃在中国“芯”创新创业第一线,年近耳顺依然享受着活力不减的人生。

从工学博士到社会学博士

1962年出生于浙江省永康市的胡胜发,初中毕业那年正赶上恢复高考。相比那个年代大多数人,他无疑是幸运的。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当时全国初中毕业升学率仅有40%左右,高考录取率更是在10%以下,能够通过高考进入大学是实实在在的万里挑一。而胡胜发在担任小学校长的父亲的教导和督促下,从小成绩优异,各阶段升学都非常顺利。到18岁那年,他更是一举考入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开始了长达十余年的清华园求学生涯。

图示:2006年清华IT校友峰会上的胡胜发

作为国内最高学府之一,清华大学带给胡胜发的是直通前沿科技的开阔眼界。1980年代,胡胜发已经开始涉猎自动化工厂乃至无人工厂。1990年代,胡胜发读博士期间的研究课题则是神经元网络、人工智能。这些课题即便放在今天都是产业前沿,何况数十年前。彼时,PC时代的大幕刚刚拉开,全球最先进的巨型机计算能力刚刚攀上万亿次,电脑算力远不足以支撑人工智能的研究。胡胜发回忆说:“我做博士论文的时候(用电脑)对一个比较简单的问题进行算法应用的仿真验证,算一次大概要一个月。那时候大家都觉得用计算方法做人工智能是不可行的。”

于是,胡胜发的一位研究认知科学的指导老师便建议他到国外了解一些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时任麻省理工学院社会学教授的导师原计划在麻省理工学院指导胡胜发的社会学研究。但不久后,这位导师转去了科罗拉多大学,胡胜发便随之进入科罗拉多大学攻读社会学,从此开始了长达7年的在美留学、工作生涯。

1993年国家外汇储备规模仅200多亿美元,对个人购汇限制严格,胡胜发当时出国留学只能兑换100美元,加上亲友帮助,手中现金也不过两三百美元。对一个拖家带口在美国生活的人来说,这些钱不过杯水车薪。虽然他的导师资助了他两年学费,财务紧张依然伴随着刚出国的胡胜发。

生活所迫,胡胜发读书的同时也必须工作,那段生活成为他一生中最辛苦的日子之一。硅谷的工作强度本就大,胡胜发还要兼顾家庭和学业,繁忙程度可想而知。那时,他的小儿子刚刚出生,晚上照顾婴儿吃喝拉撒,白天加班加点工作,留给他的休息时间很短,美国又没有午休的习惯,胡胜发只能抽空休息,一有空就闭眼小憩片刻。

恰恰是这段繁忙的生活为他日后的创业打下坚实的基础,尽管那时的他从未想过创业。

在美国的7年中,从硬件电路板设计到软件开发及至算法,他均有涉猎。到美国后的第一个暑假,胡胜发就曾到美国商务部海洋与大气管理局旗下的实验室参与大气监控系统的建立。到归国前,他已经在数字电视领域一家著名公司Sigma Designs做到了部门经理的职位。

意料之外的创业

创业,对胡胜发来说是个意料之外的选择。彼时,他事业小有所成、生活渐渐步入正轨,闲暇时间则会参加一些清华校友的聚会。1990年代,陈大同(元禾璞华投委会主席)、邓锋(北极光创投创始人)等十余位在硅谷创业的清华校友经常组织聚会,这就是清华企业家协会TEEC的前身。胡胜发当时虽然不是创业者,却也是这些聚会邀请的常客。

图示:胡胜发荣获清华大学第二届学生课外科技活动作品竞赛展览二等奖

他在清华大学的十余年间,曾担任学生科学技术协会会长,组织了第二、三届清华大学学生课外科技作品竞赛展览,他本人也曾不止一次参与竞赛并获奖。而且他在任期间曾向北京市学联提交建议推广该赛事,此后这一清华大学校内赛事成为全国大学生挑战杯。而硅谷创业的清华人不少都曾是该赛事的骨干力量。胡胜发自然成为这些人聚会的座上宾。

作为一群创业者中唯一的职业经理人,其他校友很自然地开始鼓动他加入创业之列,特别是那时不少校友创办的公司已取得相当出色的成绩。正是在他们的鼓动和帮助下,胡胜发正式踏上了创业之路。2000年国务院出台了《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18号文),国内半导体产业真正进入商业化发展阶段。但芯片公司的融资环境尚未发展起来,所以胡胜发选择在硅谷融资,产品面向国内市场。2000年,安凯微电子在美国成立,次年,中国广州公司成立。

关于芯片设计领域的创业,一位企业家曾有个生动的比喻:“做IC设计就像拿枪瞄准一只两年后的兔子,等两年后扣动扳机的时候,那只兔子还在不在都不好说”。能否选对创业方向是每个芯片创业者必须迈过的坎,胡胜发也不例外。

世纪之交,正是通信技术从2G过渡向2.5G、3G的关键时期。就在1999年,芬兰以招标的方式发放了全球第一张3G许可证,2000年5月国际电信联盟(ITU)确定三大主流无线接口标准。3G似乎已经喷薄欲出,武平、陈大同等人便是在这种契机下归国创办了定位于3G手机基带芯片的展讯。几乎同时创办安凯微电子的胡胜发也因此将创业方向定为手持终端设备所需的应用处理器。

胡胜发判断,从2.5G开启数据时代到3G全方位步入移动数据服务,日益丰富的媒体与应用功能要求应用处理器不断升级,应用处理器将成为手持终端架构中的主角。日后数十年全球科技市场的发展证明了胡胜发这一判断的正确性。但对市场来说,这一判断太超前了。要知道真正将世界带入3G时代的跨时代的产品iPhone要到2007年才会出现,而中国的3G元年更是远在2009年才会到来。

这种超前给同年创办的展讯和安凯微电子都带来不少坎坷。初始定位于3G手机核心芯片的展讯,靠“快鱼吃慢鱼”战术,在2G手机领域站稳脚跟,并间接成就了中国山寨手机市场。而面临同样困境的安凯微则靠紧贴当地市场得以存身。

从手机到物联网

手机多媒体化、智能化的潜在市场规模巨大,远不是初创公司可以染指,特别是在相关生态远未培育成熟的国内市场。“设计一颗芯片,从建立概念到研发成功,再等到成熟能卖,可能要两三年的时间,距离真正的盈利还得等待更长的时间。即便在这两三年里研发成功了,很快也会被那些拥有庞大资产和研发投入的大公司所超越。”胡胜发曾如此坦言。

因此,他最初并没有“死磕”手机应用处理器,在学习机、点读机、MP4等这些不会引起大公司关注的“小众市场”也布了局。这种策略成功帮助他在市场一次又一次的大浪淘沙中存活至今并发展壮大。

作为国内最早倡导移动多媒体应用处理器的芯片设计企业,在手机智能化大潮真正到来前,胡胜发的安凯微电子单月净利润一度达到1,000万人民币,新闻联播结束后黄金时段的广告全是搭载其公司芯片的终端产品,学习机、点读机市场60%被安凯微电子占据。2007年,中电通信(CECT)赴美上市,推出了国内第一款指纹手机,其中搭载的芯片与系统就是胡胜发团队的成果。而真正将指纹识别技术推向普及的iPhone5S要6年后才正式问世。

在此过程中,胡胜发在硅谷打工时练就的软件、硬件、算法全套技术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国内没有相关生态,他就领导团队一力承担从硬件芯片设计,到软件操作系统代码,乃至短信等44款必备应用(APP)的研发设计,几乎以一己之力覆盖了一整条产业链。

2010年,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在美国组织了一场活动,邀请胡胜发前往,向美国人介绍国内产业发展状况,并组织了参观学习。就在这次参观学习中,胡胜发找到了公司转型的方向。

当时美国领先企业如IBM已经提出了IoT(物联网)的概念,胡胜发敏锐地意识到物联网是一个不同于手机的机会,规模不亚于智能手机却更加碎片化,适合中小企业群雄逐鹿而非国际巨头割据。当然,彼时国内由于3G刚刚起步,物联网还在想象之外,不过移动互联网发展已见端倪。以此为契机,胡胜发决定围绕移动互联网及至未来的物联网,进行战略调整,主做移动互联网周边设备的核心芯片。

这一决策无疑是正确的。时至今日,安凯微电子的芯片产品在以无线连接、云存储两个主要特征的物联网摄像机、支持指纹/人脸识别的智能门锁、门禁等终端产品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2019年,该公司获得元禾璞华、长江小米基金投资;2020年,获广东省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投资。今年初,这家公司获得业内颇有影响力的中国IC风云榜“年度最佳中国市场表现奖”。

享受创业人生

图示:胡胜发用3:30:41完赛2021年厦门马拉松

自硅谷创业至今,二十余年如白驹过隙,胡胜发也已年届耳顺。时至今日,他仍然保持着充实自律的生活习惯:每天早上6点左右起床,跑步约1个小时,然后冲凉吃饭,9点左右到公司开始工作,晚上10点前后下班回家,12点上床睡觉。从大学起养成的运动习惯数十年如一日伴随着他。得益于此,他总是精力充沛,在繁忙的日程中游刃有余。他甚至设定了一个“运动KPI”:每个月跑步300公里,平均每天跑10公里左右。今年4月举行的2021年厦门马拉松赛上,胡胜发还以3:30:41完成了比赛,这是一个达不到专业水准,但在业余跑者中足够优秀的成绩。要知道,研究表明近年来全球男性跑者马拉松平均完赛时间近4小时30分。

创业二十余年,走过太多曲折坎坷,其间辛苦不可胜数。最初的几年,胡胜发需要中国、美国两头跑,每次都是来去匆匆,跟当时还在硅谷的家人相处不了几天。有一次,胡胜发准备回国的时候,他的小儿子忍不住说:“美国和中国要是能搬到一起就好了,这样爸爸就不用走了。”

最艰难的时候,胡胜发也曾有过放弃的念头。但每每被问及“如果时光倒流,是否还会选择创业”的问题,他的肯定答案从未改变。创业之前,胡胜发已经是硅谷一家颇有影响力的公司的部门经理,月薪1万美元,手中还持有股票。毫无疑问,留在硅谷继续工作,他至少会是一个收入稳定、生活富足的中产阶层,生活简单纯粹,没有太多烦恼。

跨出创业的一步,却必须直面一个工程师向一个创业者蜕变的一切挑战,从此安稳不再,眼前铺开的是另一重跌宕起伏而瑰丽无比的风景。胡胜发说:“我还是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每天可以见到很多合作伙伴,大家在一起一定会讨论要创造什么东西,都是新的东西,讨论起来就很兴奋。”

朴实的语言道尽心声。创业之初便选择了许多国际大公司都在竞逐的前沿领域,其后又成为国内最早入局物联网的公司之一,发自内心对创新的热情,也许是胡胜发埋藏骨子里最深沉的DNA,也是支持他一路走来的原动力。而这也恰是无数懂技术、爱行业的芯片领域的实干家们共同的执着。正是在这些人的默默坚守和不懈努力下,中国“芯”事业才得以稳步向前。(校对/Jane)

责编: 慕容素娟

Lau

作者

微信:cures2008

邮箱:liujx@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